充值优惠彩票平台

李悦: 做有志趣的拾遗者【CUPL正能量第167期】

文/团宣通讯社 罗亚雯 陈广浩 杜芬

“非物质文化遗产已经失去了他的社会存在根基,你们觉得自己的努力能够帮助非遗发展传承吗?”“有些事只有做过了,才算没有罪过。”大学期间能做的事情很多,但李悦想选择做一件自己认为值得的事,“如果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慢慢消失是众人口中的必然,那我希望为它做些什么!”

DE4A

人物介绍

李悦,中国政法大学2016级刑事司法学院侦查班学生,曾任校青年志愿者协会支教部部长,组建法大创行(Enactus)清甜记忆项目组,致力于老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推广。2017年,与前门大街木版年画、杨梅竹斜街木版年画、兔儿爷等老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合作设计文化体验课程。清甜记忆项目组在2018年创行世界杯大学生社会创新大赛中国站华北地区区域赛中获得一等奖。

“拾·遗”是一种理念

“这学期我要在婚姻法广场的长廊上,逸夫的展厅里挂上我们的年画、风筝……”2018年春季学期开学,李悦雄心勃勃地立下了一个Flag!

4月13日至22日,李悦与队员把清甜记忆团队非物质文化体验课的部分成果做成了“拾·遗”为主题的展览,让更多人了解到老北京传统文化。“拾·遗”在逸夫楼展览的那段时间,原本很少去逸夫自习的李悦每天都会去逸夫看看,悄悄观察去展厅的每个人都看些什么,有时还会主动凑上去聊几句,简单介绍一下展览和作品。一次展览,把一年来李悦通过和手艺人接触而形成的对非遗传承的理解“不完美”的诠释,但她深知不能仅仅停留宣传非遗重要性和表面的扶助上,非遗的生长方式和成长环境更事关其传承。

对于李悦来说,收获更来自于认同,她用“全身闪着光”来形容成功举办展览的那段日子。“拾·遗”主题展览在法大校园里反响热烈、获赞颇丰。展览的留言簿上有人感谢这个展览让她想起了家乡也有许多需要发现的传统手艺、有人赞美展览给人的美好触动、还有人为清甜记忆这个团队加油,肯定他们的付出和努力……这一切都让李悦觉得兴奋又感动,她没想到自己开学时反复提到的“豪言壮志”真的就这么实现了,一切来的太奇妙、太惊喜。

“清甜”是一个团队

“我更喜欢称清甜记忆为团队,因为这里并没有强制制度,大家志同道合才聚集到这里。”“拾·遗”便是团队组建之初李悦和其他组员一起“头脑风暴”的产物。

清甜记忆在学校的定位是一个社团,李悦本意不希望团队成员觉得被束缚,这也是导致团队后期工作中“搭便车”问题的主因。几乎每个团队成员的随意请假使得项目很难进行下去。最难的时候,李悦一个人包揽起整个项目的工作。“有时几乎累到崩溃,当时觉得挺孤独的”。为了扭转团队协作僵局,让项目更好运行下去,李悦在团队带领和建设方面思考良久。寒假结束的开学前一天,李悦给团队的每位成员写了一封信:如果你愿意坚持做下去,我们就始终一起干,但下一阶段工作量会加大很多,“拾·遗”展览之前,我们都需要对自己负责任的决定“ 是否愿意继续干下去”?

这次抉择后留下的人都成了清甜记忆的核心成员。人少活多,以一当十。布置展览的时候,大家基本上一下课就赶去逸夫楼布置,午饭在日程安排之外。展览用的帆布包是大家从城里背回来的、风筝是团队从中午挑扎到晚上打车运回村里的、在主楼地下室制作年画背景板、前期窜产……展厅审批到正式展出只有清明节假三天时间,团队成员们的整个假期都在线上线下配合工作。

李悦这样评价紧张筹备的“拾·遗”:“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努力很重要,能遇到清甜的队员们一起陪着项目的成长也非常的幸运”。

不遗余力的热爱

“拾·遗”的展览只是李悦负责的创行项目下的附属产品,或者说是项目的一种宣传方式。做展板时,李悦带着父母逛遍了家附近的各个废品站。“我很中意那个废品站,质优价廉,很容易选到展板原材料。”李悦笑道。而期间种种辛苦,都云淡风轻带过。大学四年是一个能以较低试错成本去尝试不同东西的时期。

从开展非遗体验活动,到和法大青年志愿者协会支教部合作推出书画大赛,再到与前门大街石头社区设计非遗文化体验线路,李悦和她的团队都在为非遗成长开辟新空间积极地做出努力。有人问:“你们这样努力但效果并没有很明显,觉得自己的努力值得吗?”也有人问:“非物质文化遗产已经失去了他的社会存在根基,你们觉得自己的努力能够帮助非遗发展传承吗?”李悦用做木板年画的张阔老先生的一句话回答别人问她的所有问题:“传承这个东西不是我的责任,也不是你们的责任,如果这个东西在我这一辈消失了,那可能是它的气数尽了。”

李悦说:“我们做的所有努力仅仅是一种记录,只是希望记录过后,能让我们知道为什么去传承,如何去传承。这些事只有做过了,才算没有罪过。”清甜记忆只是创行项目下的一个项目组,以后将会有更多团队人员替代清甜团队继续参与完成非遗大项目中的各种工作。对李悦来说,这一年多的参与是一场不遗余力的热爱,一场为将来不罪己的作为。